环亚娱乐登录网站

笔趣阁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赶走景翠兰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赶走景翠兰

 抢手保举: 手机登录傍观更便当 m.38ful.com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赶走景翠兰

    “所以,母后不会死,她只是昏倒,要这些没用的符便是画蛇添足。”

    洛清歌环顾一眼房间,讪讪地说着。

    “这么说,不需要宁远在此了?”

    墨子序惊讶道。

    “她留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

    洛清歌不屑地嘲笑。

    “好,朕听你的!”

    墨子序瞧了眼洛清歌,“你会留下来不竭给母后诊治吗?”

    洛清歌目光扫过太后,点了点头,“我会留下来一段时间,竭尽全力救治母后。若母后当真无药可救,那……我们也只能接管现实。”

    “好,朕大白。”

    墨子序点头许诺着。

    就多么,墨子序出门了。

    “母后……”

    此时,墨子烨坐到了床畔,执起了太后的手。

    没想到,再见母后,母后亦是这般容貌。

    墨子烨深吸了一口气,喃喃地说着“母后,您的烨儿回来了,您可晓得?”

    他悄悄的把太后的手放在本人的脸庞上,眼里氤氲着水光。

    “相公,你安心,我会尽心竭力协助太后恢复神智的。”

    她这脑袋里有淤血,若是假以时日,将淤血尽散,太后理当就能醒过来了。

    “清歌,你还在仇恨母后吗?”

    墨子烨悄悄地问。

    洛清歌讪讪轻笑,“相公,你安心,我不会由于太后对我的立场而枉顾她的,我是个医者,必然会尽心竭力的。”

    若说不怨不恨,那是假的。

    墨子烨深深地看着她,慢慢地低了头。

    看来,母后先前对丫头的危险太大了,以致于她到此刻都不能安心,以致连一声“母后”都叫不出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慢慢来吧。

    “皇上,本道还没有正式做道场,您如何能呼吁摈除本道呢?是不是有人在您的面前近了谗言?”

    外面,景翠兰的声音尤为高亢。

    “道场就免了吧。此刻王妃已经回来了,以她的医术,必然会将太后医好的。”

    墨子序说道。

    景翠兰眼眸明灭着阴冷的光,暗暗嘀咕,就晓得是这个女人提出来的。

    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回来了,真是坏了她的大事。

    “皇上,太后此刻需要的不是医病,而是驱鬼降魔!”

    景翠兰说着。

    “一派胡言!”

    跟着一声厉喝,洛清歌从大殿出来了。

    “景翠兰,你少在这里大放厥词!”

    洛清歌可不会惯着谁!

    在她看来,景翠兰不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道家的术法,她来宫里,较着就是冒名行骗的。

    “就是你在皇上面前诬蔑本道!”

    景翠兰眼眸明灭着寒光,咬牙怒道,“你阻拦本道为太后驱鬼降魔,其实是想太后早死吧?你与太后的恩仇敌尽皆知,别认为本道不晓得!”

    “几乎一派胡言!”

    洛清歌嘲笑,“我是太后的儿媳,我如何可能害太后?倒是你……”

    “本道为削发之前仍是太后的外甥女呢,本道又如何可能害太后呢?”

    景翠兰反唇相讥。

    “嗬!”

    洛清歌转脸看向墨子序,“皇兄,这里可是您的内宫,您最有讲话权。”

    墨子序看一眼洛清歌,大白了她的意义,于是转脸想着景翠兰,“宁远,你先回道观吧,如有需要,朕会派人去找你的。”

    他很有礼貌地摈除着。

    “哼!”

    景翠兰心中有怨气,她一甩衣袖,愤然转了身。

    “父皇!”

    正这时,衍儿从外面风|尘仆仆地进来了。

    “你究竟舍得回来了?”

    墨子序顷刻沉下了脸,冷冷地说道。

    衍儿暗暗地低了头,默默牵住了豆豆的手。

    而此时,墨子序也寄望到了豆豆,还有豆豆身边的张淑妤。

    “你们如安在一路?”

    墨子序看着张淑妤,问道。

    张淑妤赶紧跪在地上,叩头道“淑妤见过皇上。”

    墨子序垂下眼眸,瞧着这三小我,忽而几不成察地笑了下。

    莫非衍儿想通了?

    “起来吧。”

    张淑妤闻声起身,红着脸退到了衍儿的一旁。

    “衍儿,你可知错?”

    墨子序冷然地瞪着衍儿,喝问道。

    “父皇……”

    衍儿理亏地唤了一声,垂下了头。

    而此时,那将要分隔的景翠兰,回眸深深地望了一眼,带着满腹的怨怒分隔了。

    “还不认错?”

    墨子序暗中磨牙,为了这个不省心的儿子,他可是派出去了好几拨的人马,功能都被衍儿巧妙地甩掉了。

    这个混小子,为了逃婚,竟然无所不消其极。

    可是,淑妤如何会和他在一路?

    “淑妤,你从府中来?”

    墨子序凝眉问道。

    “臣女……”

    张淑妤悄悄地红了脸。

    “回父皇,我们是在宫门口适值碰见的。”

    眼看着张淑妤羞于回覆,衍儿间接代她回覆了。

    张淑妤倏然看向衍儿,暗中忐忑,这……这不是欺君之罪吗?

    然而,衍儿却兀自云淡风轻,没有一丝的慌乱。

    “朕没问你!”

    皇上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却看向张淑妤,神采转换成缓和,道“你入宫来可是有事?”

    张淑妤想了想,只能按照衍儿的鬼话顺下去,“淑妤闻听小王爷回来了,所以特地来看看他。”

    墨子序点了点头,“来得正好。”

    他转向衍儿,“这便是淑妤,朕给你指婚的对象。”

    衍儿淡淡地扫视着张淑妤,心里暗道,早见过了。

    “行了,你们今天也算是正式碰头了。衍儿,你私行出宫,朕罚你禁足三个月,静思己过!”

    想不到,墨子序竟然立马就给衍儿奖惩了。

    “父皇!”

    衍儿惊讶大叫,看向洛清歌,眼里闪过狡黠,“娘,皇奶奶若何了?衍儿是由于担心皇奶奶的病才马不竭蹄赶回来的,我先去看看皇奶奶!”

    他朝着洛清歌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顷刻便冲进了大殿。

    “衍儿!”

    墨子序皱着眉,断喝一声,想要把他追回来。

    “皇兄,皇兄息怒!”

    洛清歌赶紧上前抓住了皇上的胳膊,“衍儿都已经回来了,您就别生气了,要罚……也不差这么一两天的。”

    她赶紧替衍儿脱节。

    这刚回来,她还没有来得及跟皇上参议衍儿的工作呢!

    “豆豆,你刚到,还不赶紧来见见皇上?”

    洛清歌朝着豆豆招了招手。

    。
必发彩票秒速飞艇酷彩网华夏彩票信彩彩票新凤凰彩票金福彩票大奖彩票网金福彩票大圣彩票